广东麻将:20年!关卡中求生存的中国游戏产业

Bobby Kotick的假想显然是可以实现的,但这不包含那些不发达国家,以及看似十分发达的中国。尽管中国有金山这样精于研发的公司,有完美时空这样精于市场运作的公司,有盛大这样将平台运用到极致的公司,还有腾讯这样拥有数亿潜在用户的公司,但游戏想要在中国走入主流社会,还需要过三道关。

第一道关是厂商自己。在看到了九城的教训之后,所有的公司都在一夜之间明白了自主研发的重要性,但这会不会把厂商的思维带入另一个怪圈呢?重研发,轻运营!在玩家看来,只要有顶级的游戏就足够了,市场宣传如何似乎并不重要,但问题在于,只有运营部门才是距离玩家最近的,也只有他们才是最了解玩家心里诉求的一群人。放眼中国,多数公司都有CTO(首席技术官),而鲜有COO(首席运营官);很多公司都有月入上万的研发人员,而往往只有工资一两千元起步的运营人员,由此可见,运营在中国被置于何种地位。

第二道关是社会舆论。推卸责任是中华民族5000年的传统了,这一点在当今的教育界显得尤为突出。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都拥有一个与生俱来的技能,那便是将自己在教育中的缺失归结于孩子沉迷的事情上。20年前的电视如此,今天的网络同样如此。老一辈习惯于指出年轻人的错误,以显示他们的正确,他们对于新兴事物极低的认知度导致了他们对于即将失去话语权的恐慌。于是,孩子们悲剧了,因为在他们看来和20年前的人们跳房子同一性质的娱乐,变成了玩物丧志的代表;又于是,网游厂商悲剧了,一次打车,当司机知道我的职业后,很“客气”的请我下车,原因是他的儿子学业荒废。当然,我曾试图辩解:“我们并没有强迫你的儿子玩游戏啊……”“你们做游戏不就是为了让他们玩吗?”我无语。厂商做游戏是为了让人玩,而人们玩游戏就是为了荒废学业吗?这个问题看似有解,实则无解!

第三道关是真正掌握话语权的阶层。说实话我真佩服版署“前官员”辛晓征同志,居然能在央视节目里对着记者毫不脸红的扯淡说《大众软件》编辑玩魔兽猝死……不知道大软的人看到那期节目是作何感想的,但是我知道他们肯定敢怒不敢言,谁让人家代表的是政府呢。我常常在想,让一群压根不懂游戏的大叔来管理游戏产业,是不是有些过于不负责任了?就拿被国内玩家腹诽已久的“和谐”问题来说,为什么电视剧里的枪战镜头就可以成为卖点,而游戏中杀一两个人就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了?难道孩子们已经弱智到一见血腥画面就会变成杀人犯的地步了?代入感是一个很难说清的话题,谁能说观看影视剧时就没有代入感了呢?

好在我们还能在新闻联播中看到政府对于民族网游产业的鼓励态度,否则我不知道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下去。当然,这条路显然不是我这个层面的人考虑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游戏想要取代主流娱乐形式,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10年?20年?恐怕都还不够!

关注游戏产业 关注52PK游戏产业频道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